二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夜以继日 > 第10章 连唬带蒙

第10章 连唬带蒙(1 / 1)

康乔走了,门都没有锁,大敞四开的,小风顺着门口微微吹了进来。水北躺在地上,手脚仍旧被绑着,当微风扑来时他竟然有点儿困了,闭着眼睛慢慢呼吸着。

水北丝毫不担心这个时候会有人回来,事实上这个时候,在这个家里也只会出现一个人,那就是自己。他的父母都是大忙人。

水北很想抽根儿烟,舒缓一下精神,无奈手脚又都被绑着,最后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安静的躺在原地,闭目养神。不知不觉间他又想起了康乔,这个人对于他来说,有着莫名的好感,又或许真的像自己先前说的那样,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点儿缘分?

想到这儿,水北咧嘴一笑,慢慢地睁开眼睛,侧头看了眼一旁的地上,剪刀还在那里,伸长手指碰到了剪刀的边缘,他试着去拿……

“水北……”曹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
水北往门口瞥了一眼,不再伸手去够剪刀了,而是仰着头,等着曹磊进来。

“水北,我说你咋连大门也不锁啊?”曹磊是东张西望走进来的,当他迈进这屋门槛的时候,险些没把下巴抻到:“我操,你这是咋了?”曹磊急忙跑到水北身边儿,打量着他说:“你被劫财又劫色了?”

水北瞄了他一眼,刚要开口说话,却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人。

曹磊回头看了眼纪威,接着脱了身上的运动服盖在水北的身上,随后蹲下替他解着绳子,顺便还小声说道:“到底咋回事啊?”

水北懒得解释,敷衍道:“没事儿。”

“操。”曹磊替他解开了绳子,又道:“你少跟我这儿打马虎眼,都被人扒了还敢说没事儿?”

水北坐起身揉了揉手腕说:“都说没事儿了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说完,水北拿起身上的运动服扔给了曹磊,赤=身站了起来:“你们咋来了?”

曹磊干咳两声,回头看了眼纪威说:“他非要过来,说是要谢谢你爸给了他这次机会,没办法,我只能带他过来了。”

水北看向门口,纪威仍旧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,手上拎着两瓶五粮液,礼貌性地冲他笑了笑。

水北抬手挠了挠头:“我爸不在家。”

纪威笑了笑说:“你在家不也一样吗。”纪威把酒放在靠门口的位置。

水北没接话茬,而是走到放衣服的位置上拿了裤子,穿上之后说:“到屋里等吧,我估计我爸快回来了。”水北边说边往门口走,与纪威擦肩而过时,纪威突然开口说道:“不用了,我就是过来谢谢他,你帮我带个话就成。”

水北与他对视道:“也好。”

纪威微微一笑:“你刚才那是干啥呢?”纪威从上到下打量着水北,当视线落在水北的小腹上时,水北也低下了头,看着身上早已干涸的白色痕迹说了句:“你猜……”

纪威抿嘴笑道:“玩儿的够开的啊,那姑娘挺猛吧?该不会是跆拳道馆的那个吧?我记着她一直对你有意思啊。”

水北嘿嘿一笑:“咋可能呢,那姑娘不是你媳妇儿吗?你说我要和她有什么,你这绿帽子不是戴定了?”

纪威被水北挤兑的没话说了,只好咧嘴干笑。

“我说纪威……”曹磊这会儿走了过来,不屑道:“你要没事儿就赶紧走吧,礼你也送了,还跟这儿打听啥呢?”

曹磊的语气虽然不好,但总归是给了纪威一个台阶,纪威顺势接了话茬,客气几句就离开了。

水北带着曹磊回了东屋,一进门曹磊就大呼道:“我操,刚才忘了警告那孙子了。”

水北好奇的看着他:“警告他啥?”

“你说呢?”曹磊翻了个白眼。

“嗨,就这事儿啊?”水北咧嘴笑道:“不怕他说,就算说了也得有人信啊。”

曹磊嬉笑道:“那倒也是,你这人平时看着一本正经,其实骨子里都骚透了,要我说,你就是投错胎了。”

水北边笑边坐到了床上,拿过毛巾擦着身子。

“我说水北……”曹磊拽过椅子反坐在上面,好奇道:“到底咋回事儿?我瞧刚才那样,应该是那个了吧?”

水北嗯了一声。

“和谁啊?该不会又是和那小偷吧?”曹磊越说越来劲儿,脸上透着兴奋劲儿。

水北抬头看着他:“啊,咋了?”

“我操,你动真格的了?”曹磊越靠越近,兴奋的不得了。

水北伸手推开他,厌恶道:“滚一边儿去,没事儿就回家,跟我这儿嘚瑟什么。”

曹磊撇撇嘴:“德行。”曹磊从椅子上起来,拎着运动服说:“那我走了啊,明天早上你早点儿到,我给你当陪练。”

“好。”

曹磊贱兮兮的笑着,临走时快速地在水北胸上抓了一把,跑到门口说:“小样的,皮肤挺滑啊。”

水北揉了揉胸,没搭理他。

这个夜晚对于水北来说,过得相当精彩,至于往后的几天里,水北除了晚上有时间想想康乔之外,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训练上,每天早出晚归的,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四天左右,才算有了别样的发展。

周六这天,水北回来的很早,洗过澡之后坐在床上,拿着遥控器随便换着节目,这时,他听到自家大门被人敲了几下,心下突然一喜,趿拉着鞋就往外跑。

“康乔,是你不?”水北是如此的迫不及待,跑到门口开了铁门,可看到的并非是康乔,而是一个八=九岁的小男孩,他手里正拿着康乔从这儿穿走的那套运动服。

男孩递过衣服说:“我哥让我把衣服送过来的,还说让你把身份证给他。”

水北笑容骤减,几近冷脸的时候水北突然又笑了起来,冲男孩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不?”

男孩点点头:“记得,你上次给我钱来着。”

水北蹲下,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说:“你叫康什么?”

“康宁。”

水北点点头,笑道:“明天周日,你应该不上学吧?”

康宁摇头说:“不上,学校放假。”

“那就好,来……”水北站起身,伸出手说:“跟我进屋去,我家有游戏机,咱两玩儿会?”

康宁犹豫道:“我哥他……”

“你管他干嘛?”水北笑道:“放心吧,有事儿我替你扛着。”

康宁咧嘴笑道:“行,那我就玩儿会。”

水北抿嘴笑了笑,带着康宁进了屋。

水北将游戏机链到电视上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堆游戏卡,挑来挑去说:“你喜欢玩啥?魂斗罗,还是坦克大战?”

康宁指了指魂斗罗说:“我会这个。”

“行,那咱就玩儿这个。”水北把游戏卡插好之后说:“你先玩儿着,我去冰箱里给你拿点儿水果。”

康宁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屏幕,哪有闲心管水北去哪。

水北洗了点儿葡萄,又拿了两个苹果回来了,盘腿坐在地上说:“从新开始,我陪你一起玩儿。”水北拿起游戏手柄,重新开始的时候,他总是故意先死,然后颓丧的说:“这关咋这么难过呢?”

康宁嬉笑道:“你可真笨。”

“算了,玩不过去,还是你自己玩吧。”水北放下手柄,笑道:“康宁,我能问你点儿事不?”

康宁盯着屏幕:“嗯,你说。”

水杯转了转眼珠,笑道:“你哥平时都干啥啊?”

康宁摇头道:“不知道,反正我奶总骂他,说他一天天就知道鬼混。”

“那你爸妈呢?”水北又问。

康宁玩着游戏说:“离婚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水北不想继续问下去了。

“对了”康宁突然转过头,看着水北说:“你跟我哥咋认识的?”

水北笑道:“打台球时候认识的。”

康宁吸了吸鼻子,转过头继续玩儿游戏了。

水北一直坐在一旁瞧着,直到康宁玩儿累了,才开口问道:“是不是困了?”

康宁揉了揉眼睛:“嗯。”

水北看了眼时间,笑道:“太晚了,就在这儿睡吧,明天早上再走。”

康宁揉着眼睛,点了点头。

水北起身替康宁扑好了床,待他躺上去的时候给他盖上了毛毯:“赶紧睡吧,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喝豆腐脑。”

康宁眨了眨眼睛就睡了。

水北长吁一口粗气,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,已经快十二点了,估摸着爸妈又不回来了,至于康乔吗……水北懒得去想了,关灯之后出了卧室。

水北拿了马扎坐在院儿里,叼着烟慢慢吸着,眼神儿时不时落在自己的铁门上,他有一种感觉,门……迟早会被敲响的。

果不其然,半个小时后铁门被敲响了,水北盯着门口,仰头说了句:“谁啊?”

门外沉默半晌:“我。”

“你谁啊?”水北忍着笑说。

“我操,你他吗的说我是谁?”康乔气急败坏的砸了两下铁门:“我老弟在你这儿不?”

水北站起身,走过去开了门,看到康乔的时候,抿嘴笑道:“在我这儿啊。”

康乔怒视着他:“你让我咋说你好呢。”

“想咋说就咋说。”水北依旧笑着。

康乔喘着粗气说:“你这人太损了,我差点儿没被我奶骂死。”

“我咋损了?”水北无辜道。

康乔挥了挥手:“操,老子懒得和你计较,我弟呢?”

“睡觉了。”

康乔很想进屋把康宁带走,伸腿往里迈了一步却又退了出去。

水北见他如此,无奈道:“你到底进不进来?”

康乔看了水北几眼,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进去。

康乔故作潇洒的进了院儿,指着东屋说:“我弟在这屋睡呢?”

水北摇摇头:“在我屋呢,我爸妈回来了,已经睡了。”水北回身关上铁门,故意把锁头挂在上面没有锁上,带着康乔绕过东屋到了自己的房间,开门时他并没有急着开灯,而是等着康乔进来之后,一转身把他按在了墙上。

“我操……你干啥?”康乔紧张道。

黑暗中,水北慢慢凑了上去,鼻尖快要贴到鼻尖时,水北小声说了句:“你说我想干啥?”

康乔撇过头:“你又想挨=操了?”

最新小说: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九零福运小俏媳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