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夜以继日 > 第2章 一舔十分

第2章 一舔十分(1 / 1)

黑暗中,两具赤果的身体交叠在一起,而上面的人略显局促,畏首畏尾的不敢施以任何行动。倒是下面的,没有任何顾忌,双眼紧闭偶尔轻声呻=吟,双手放在他的腰间,时不时用力的捏两把。

水北表面上渐入佳境,实则是引人入胜,以最热情的一面邀请着他。

自打水北让他舔自己耳垂后,身上的这个男人就没做别的,从头到尾就只舔耳垂,一舔就是十分钟。

水北从最开始的敏感转变成麻木,就再耳朵适应了这种感觉之后,水北就有些抑制不住满腔怒火了,心想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,连人类最基本的需求都不会的?

暗中,水北悄悄攥起了拳头。

男人并没有察觉到什么,继续小心翼翼舔着水北的耳垂。

“大哥,你还打算舔多久啊?”水北终于忍无可忍,低沉的嗓音犹如闪电般划破了夜的黑暗。

“不是你让我舔的吗?”男人松了口,支起上半身与水北对视着。

水北相当无奈,忍着怒火叹气道:“我耳朵都让你舔麻了嘿,咱换个位置舔行吗?”

男人怔了怔,抱怨道:“是你让老子舔的,老子给你舔了你还不高兴了?”

面对男人的抱怨,水北心中的怒火倒是消减了不少,挑起嘴角说:“换个位置舔。”

“那你说舔哪,你指哪我舔哪儿。”男人很不情愿的说着。

水北顿时眼中迸射出光芒: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。”

“啊……我说……”男人犹豫了。

水北见他隐忍的模样很是好玩儿,继续道:“我今儿没洗澡,你就给我舔遍全身吧。”

“你说啥?”男人瞪大了双眼:“操,你没洗澡让我给你舔全身?我真怕我舔完了,我的舌头也不用要了。”

水北嬉笑道:“那你是舔呢?还是不舔呢?”

“士可杀不可辱。”男人忙不迭道。

黑暗中,水北啧了一声:“还挺有气节。”水北安慰性的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下:“逗你玩的,舔我胸就成。”

“操,变态就是变态。”男人得了水北的指令,低下头咬住了他胸前的某点,嘴唇刚刚触碰到水北的身体,水北便不自觉的轻=吟了一声。

男人埋头苦干,水声潺潺,水北在他温热的口腔与柔软的唇间逐渐来了感觉,身下痒的难以忍受,下意识的抬起左腿搭在他的大腿上,轻轻的摩擦着。

“你别又舔十分钟啊,换另一边儿行吗?”水北生怕他再来个十分钟,如果真是这样,估摸着自己都能睡着了。

男人冷哼一声,调头去了另一边儿。

水北暗自感叹,同样是未经人事的男人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?

其实呢,水北对这些也不懂,无非就是看毛片学习来的,有时候曹磊也会和自己唠叨两句,说说在床上是怎么施展技术的。可真当轮到自己的时候,似乎并没有那么轻松了,但爽还是挺爽的,由其是自己命令一个人的感觉。

前戏太多容易腻歪,水北本身对这事儿又有点儿着急,索性跳过这些技术活直奔主题得了。

“哎,你硬了没?”水北轻声问道。

男人身体一僵:“没呢。”

“还没硬?”水北十分惊讶,接着把右手探入两人身体见,隔着内裤抓了一把他的二弟:“你竟然还没硬,你该不会是不举吧?”

“你少放屁,你才不举呢。”这关乎于男人的尊严,男人矢口否认道。

“那你怎么不硬?”水北只按事实说话。

男人盯着水北看了几秒,无奈的直起身坐在水北的腿上,挠着头说:“我太紧张了,而且我也没想过会遇到你这么个人。”

水北偷偷琢磨了一会儿,笑道:“既然你硬不起来,那就趴着吧。”

男人警惕起来:“你想干嘛?”

水北嗤笑:“你既然硬不起来,当然是我在上面了。”

“谁……谁说我硬不起来?”男人估计是被水北的话吓到了,喉结一上一下的动着:“那个,咱两商量个事儿呗。”

水北眯着眼睛:“你还有附加条件?”

男人皱着眉说:“我真的紧张,要不你用嘴给我弄会儿呗?我看毛片里都是这样的,说不定……”

“行啊。”水北不等男人把话说完就已经同意了:“来,把内裤脱了。”

男人很是诧异,万万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了,还真有点儿缓不过神儿。

“想什么呢?”水北厉声道。

男人一愣,赶忙站了起来,黑暗中脱了内裤之后就那么站立着,一动不动。

水北靠近时问道:“你洗澡了没?”

“嗯,来的时候洗过了。”男人的声音在颤抖。

水北凑过去时先用鼻子闻了闻,确定没有任何味道的时候,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二弟,轻轻的揉着,感觉上还挺大。

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水北并没有急于给他做什么,反而跟他聊了起来。

男人犹豫了一会儿:“康乔,杨康的康、乔峰的乔。”

水北赞赏的点着头:“名字挺好听的。”话音一落,水北不等康乔做出任何反应,就已经凑了过去,用嘴唇贴在他的顶部轻轻吻了一下,接着便是整根纳入。

“啊……”康乔仰头叫了一声,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。

水北以前就幻想过,舔这玩应儿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如今真的尝到了,还真有点爱不释口的冲动。

“慢……慢点儿。”康乔低沉道。

水北逐渐减缓了速度,感应着口腔里慢慢膨胀的东西,顶到嗓子眼的时候,暗自惊叹着,康乔这东西还真挺大,直直的没有一点儿歪曲。

“嘶……啊……”康乔被水北弄的叫声连连,忍不住的时候,双手抱住了水北的脑袋,开始奋力前进。

水北尽量忍着干呕的感觉,可越是忍康乔便越用力,越往后退康乔就越往前靠。忍无可忍之下,水北抬手就是一拳,正中康乔的肋巴扇,砰的一声闷响迫使康乔往后退了几步,捂着肋巴扇说:“你他吗的打我干啥?”

水北喘着粗气,砸吧砸吧嘴说:“你拿我嘴当什么了?抗你这么整吗?”

听水北这么一说,康乔多少有点儿尴尬,坏笑道:“我这不是爽吗,头一次有人给我吹,所以……控制不住啊。”

水北冷哼一声:“控制着点儿,别射了。”

水北无形中打击了康乔另一项男人自尊,于是康乔愤愤不平道:“你放心,老子时间长着呢,看我一会儿干不死你。”

水北这会儿心里直痒,无论康桥说什么他都不会在意,若是换了平常,水北早就一拳抡过去了。

“记着你说的话,一会儿干不死我你都不是男人。”水北挑眉笑了笑,接着翻身起来脱掉了内裤,整个人趴在床上说:“直接来吧,省的浪费时间。”水北实在太佩服自己的勇气了,在没有任何扩张的情况下,自己会疼成什么样呢?

俗话说,第一次就得疼,不疼记忆不深刻。

男人站在原地僵着,咽了咽口水说:“那么小真能捅进去吗?”

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水北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。

“那我可真来了啊。”康乔俯下身跪在床上,就在水北把腿分的很开时,康乔又说:“我要是给你捅烂了可别揍我。”

“放心,你尽管来吧。”

黑暗中,康乔伸出手摸到了水北的屁股,很结实很圆很翘,使劲儿捏了两下之后便提枪上阵了,当康乔触碰到水北的时候,却总是不得要领,没等入关就已经跑偏了。

康乔忙的一头大汗,颓丧道:“艹,这玩应儿也太难进去了,你能用手扒着点儿不?”

水北嗯了一声,用手朝两边儿扒开。

康乔低头仔细瞧了两眼,看准位置之后抵了上去:“这回不会跑偏了,不过你得想好,这么小的地方进去,保准儿疼死你。”

“哪那么多废话,进来就是了。”

康乔呸了一声,腰上一用力便挤了进去。

“嗯……”水北忍着钻心的疼痛闷哼着,他能清晰的察觉到,康乔紧紧是进来半截儿。

康乔停了下来:“疼不疼?”

水北喘了几口粗气:“还成,继续吧。”

康乔相当惊讶:“我艹,你还真是牛逼,我这玩应儿也算大的,你就一点儿都不疼?”康乔不等水北回应,腰间再次发力,而这回是整根瞬间没入。

“啊……”水北和康乔几乎是同时发出的声音,一个是爽、一个是疼。

水北以为康乔会让他适应一下才会运动,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康乔进入之后便动了起来,动作不算狠但也不轻。

水北紧皱着眉说:“你别动,让我适应一下。”

“适应?有什么可适应的?”康乔身处紧致的空间里,已经不顾一切了,康乔接二连三的奋力挺近,虽然动作并不熟练。

水北要紧牙关:“你再动我可动手了啊。”

康乔继续奋力猛戳:“艹,老子愿意干你,你还要动手?”康乔就跟报复似得,不顾一切的奋力猛戳,啪啪的响声回荡在屋子里:“怎么样?爽吗?”

最新小说: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